澱粉魟

幫我按小紅心的你們:)是好人
重度社障,感謝各位的包容❤️請不要大意的跟我說話

【ggad】Loop (one shot,短,虐)

BGM:Bonobo-Kerala 

http://video.weibo.com/show?fid=1034:06573bc35007aa611858cec9d17b5815

配合BGM細細品嘗風味更佳

正文:



說真的,阿不思.鄧不利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這裡站了多久。


對於時間的掌握彷彿正一點一點從指間溜走,他也找不到理由再去挽留。瞧,在思考理由是否存在的同時,他發現經過分秒或永恆同樣沒有意義。


他就是個白髮蒼蒼、滿面霜花、皮膚蒼白的老人,穿著褪色的長袍,在這白淨恍如虛幻的王十字車站,孤單地佇立著。是這白光太過刺眼,或是歲月終將他剩下的色彩也洗去,他也無從分辨了。


就是站著。
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。


從前,時間如一把尺。現在,它沒了刻度,無法斤斤計較地算計得失。


如果“現在”這個詞兒還成立的話。


有什麼關係呢!也許這是場夢。又或也許這才是真實。


“我是在等著誰嗎?”


他微笑。


這裡可是王十字車站啊!是離別,是相聚的場所。是結束。是下一趟旅程的起點。還記得嗎?當初那個紅頭髮、藍眼珠的孩子,他又回到這裡了。


不過是空曠安靜了許多。


老人微笑著。他是在等著誰嗎?


故事已經結束啦!母親闔上書本,親吻孩童的額角,許他們一個好夢,祝福他們永遠不用思考幸福快樂過後會是什麼。


阿不思向自己發誓,下一列進站的火車,他就要搭著它離去。


但我在等著誰呢?


是誰呢?


達達——


遠方刺眼的白裡,模糊的人影閃爍著,如月出映在風吹的水面。阿不思轉頭,描摹人影逐漸清晰的輪廓。


“你來了。”




蓋勒特黑色的長袍和尖頭皮靴在這一派潔白裡顯得特別突兀。


兩個老人並排站在空蕩蕩的月台上,只差了幾公分距離,但誰的視野裡都沒有對方的身影。


還是一樣的寂靜。


就是站著。
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。


“我從沒想過會再見到你,現在怎麼似乎很久以前就約好了呢?阿爾——”蓋勒特說,始終注視著前方。


年邁的白巫師什麼也沒說。


“你不願意跟我說話嗎?”蓋勒特發現自己既不疑惑也不悲傷。“到了生命的盡頭,還得面對自己一生唯一的污點,這令你不悅了,阿爾?”


沈默。


“蓋勒特——也許我們確實約好了⋯⋯”阿不思若有所思地說著。他短暫的回眸看不清蓋勒特的樣貌。蓋爾燦金的頭髮還在嗎?還是它們已經稀疏得露出半個乾癟斑駁宛如發霉的頭皮?


“什麼時候?阿爾——是我成為你手下敗將那天,是你扶著愛麗安娜的屍首哭泣那天,是我們首次赤裸地在被窩裡廝磨那天,還是我們在高錐克山谷初遇那天?”


“思考這個沒有意義,蓋勒特。人們終將回歸此地,只不過我碰巧有幸與你最後地告別罷了——也許我們出生就註定要在這裡重逢——誰知道......”他說得平靜。黑巫師不以為然。


“半個世紀!我只有冰冷的牆面和啷噹作響的枷鎖!沒有一扇窗,阿不思,我該怎麼計算死亡與我的距離?甚至到了最後我還得面對囚禁我的人。難道我們不該憎恨命運嗎?偉大的白巫師阿不思.鄧不利多死後只有可悲的老囚徒作伴!瞧它是怎麼對待你的!”


“是什麼讓你認為我會因此憎恨命運,蓋爾?”


“難道你不恨我嗎?”


“直到現在你還是那麼高傲,蓋勒特。我當然恨你,但我不恨命運——我玩弄命運。我心甘情願的來到這裡,因為這回合我將軍了。是命運該恨我,我終究溜出它掌心。”

 

蓋勒特不屑地吭著氣。


“那你愛過我嗎?”


又是沈默。


兩個老人並肩站立,直視前方,看不見彼此的表情。


白色的車站沒有時鐘,但阿不思突然發覺時間似乎又推移起來了。


“那是我輸得最慘的一次......”阿不思轉動眼珠,彷彿真能在一片白茫茫裡看見什麼似的。


“我很年輕,蓋勒特,我為你瘋狂......喔——從前我是絕對不會這麼說的——那是我距離愛最近的時刻,蓋爾,儘管在你那樣對待我之後。我不曾後悔,而這讓我自責得夜不能寐——就算讓時間倒轉,我還是會深陷於你。


“你不知道,多少個失眠的夜晚,我多麼希望能提起筆,寫封信問候你的近況,或是拆毀那些魔法的高牆,聽你詛咒怒罵我......為什麼我們總像孩童那樣的驕傲任性?我想了五十年,卻一次也辦不到......當時間漸漸沖淡傷痛——我甚至不知道何者更加不可原諒——是我淡忘了愛麗安娜的死,還是我發現自己仍舊愛你!愛與恨從來是不能抵消的啊!蓋爾!我一直愛著你,現在仍然愛著!”


阿不思難得哽咽,可惜蓋勒特沒有勇氣轉頭,看不見他的臉。


“阿爾,阿爾......無論我多麼尖酸刻薄,你總能完美地反擊我......”


焦急的白巫師想替自己辯解,被蓋勒特打斷。


“我能高傲地告訴你,在紐蒙迦德的五十年改變不了我什麼,告訴你我們的感情不過是年輕小鬼被荷爾蒙沖昏頭,甚至到了死亡的前一刻我還是會選擇這麼做——但我要和你說實話了阿不思——我是個不懂愛的混蛋!就算它在漆黑的夜裡將自己點燃我也會無視它的。


“但是、但是啊!那些日子在我手裡發著光,阿不思。那些百無聊賴的日與夜、春與秋,當一成不變的冰冷黑暗侵蝕我的靈魂,它是我掌心的珍寶——我可以捱餓,我可以漸漸冰冷,但不能沒有它時時刻刻刺痛我仍活著的部分!”


黑巫師激昂的嗓音迴遶在月台的拱頂。


“沒有你就沒有我,阿不思。你覺得你在贖罪嗎?少自命清高了!這是你的爛攤子!但是一切榮光依然全歸於你!而我成了歷史洪流底下的一個臭名!我怎麼能原諒你阿不思?我又怎麼能原諒無法原諒你的我......


“也就這次了,阿爾,我承認你說對了。我們都太過驕傲——然而愛與恨是同時存在的——我恨透你了!我恨透你的自以為是、我恨透你光鮮亮麗的假象、我恨透你摧毀了我史上最偉大的黑巫師......還恨透了始終深愛著你的我。


“對!阿爾,很諷刺是不是?直到我赤裸得一無所有,我才能面對這始終存在的事實——我愛你,不曾變過,現在也愛著......”

 

淚水盈滿蓋勒特的視線,但裡面沒有一樣東西能因此模糊。


“蓋爾......瞧瞧我們剩下什麼!褪下所有虛榮與偽裝,我們也不過是兩個破碎的靈魂罷了......”


“阿爾,我親愛的阿不思......你在哭泣嗎?”


“別看我,蓋勒特——我現在這個狼狽的樣子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那個昔日情人了......而且你看!是時候你離開了。”


一列雪白的車廂駛進月台,悄然無聲,掀起一陣詭譎的風塵。


“阿爾,跟我走!我哀求你,我們可以......”


“忘了我,蓋勒特——不要回頭,忘了我......”


“我拒絕!阿不思.鄧不利多,我辦不到!你知道我辦不到!跟我走......我來這裡不是為了要與你再次分離,阿爾......我求求你了......”


“對不起,蓋爾——”隔著迷霧,蒼老的聲音顯得格外沙啞。


“我有別人——蓋勒特,我在等他——我還在等一個人......”




在翻捲的塵埃裡,蓋勒特看不見阿不思老淚縱橫的臉,阿不思也看不到蓋勒特本能驅使般蹣跚的步伐踏上列車甲板。


“不要回頭,蓋勒特——不要回頭......”


火車開始移動,起初只是顫顫巍巍地匍匐,隨後漸漸、漸漸地,跑了起來,歡快地吐著白煙。


“忘了我......”


火車不懂別離,它會繼續奔跑下去。


撲動的氣流是它離站的序曲。


它不知道——就算再次回到這裡,車廂裡和月台上的人也都變了。


白塵落定。


在車廂裡,蓋勒特終於有足夠的勇氣,透過半掩的窗子看向月台的人影。




啊——我怎麼會忘記呢......


某個夏天的夜晚,高錐克山谷,少年紛飛的紅髮繞在我的指間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“阿爾.…...""愛過。"←全文總結

對我來說這是他們最好的結局......

然後哈利會告訴老鄧GG為了守護他的墓死了……

這個題材實在太難駕馭,我以一個不諳世事的屁孩最大的能力試著寫出來了

希望大家能品嚐出一些滋味來!

和原著有出入的地方請務必指正!萬分感謝!!


评论(5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