澱粉狂熱份子

叫我魟魚
嗯?你問我?我都會幫自己的po按讚啊

【盾冬】Bad Idea 壞點子 [chapter 9]

  • abo設定,沒有懷孕/生子,本章終於有肉

  • 渣新第一次寫文必須渣渣的

  • 官方設定是甚麼啊可以吃嗎

  • 全文走向:刀子+肉→糖+肉

  • 兩到三天一更,段考期間例外

  • 看完上面保證不打人的咱就開始吧

上回戳這裡

Chapter 9

Steve坐在公寓裡的沙發上,手裡捧著一本書。他的視線掃過書頁上的句子,每一個字他都讀得懂,但沒有一個字是真正的讀進去的。當他第五次重新讀某一頁卻發現根本不知所云的時候,他終於放下書本,擰了擰眉心。

這麼做真的對嗎?如果他失控了你真的有能力阻止他嗎?必要的時候你有把握能為了別人傷害他嗎?記憶回來了感覺就會回來嗎? 這難道不是因為你的私心,希望他能想起你們的關係?

有個聲音在腦海裡,不斷的質問著他根本無從回答的問題。他只能不斷的告訴自己,那是Bucky的選擇,他現在自由了,沒有人應該剝奪他做選擇的權利。

Bucky是個討厭被侷限的人,從以前就一直是。對於自己omega的身分他從不隱瞞,要是有人因此看輕他甚至想非禮他的時候,他就會用拳頭告訴他們,omega不是弱者的代名詞。相較之下,Steve做為一個alpha卻從來沒有一個alpha該有的樣子,矮小單薄的身材常常使他成為惡霸的欺負對象,還時常要Bucky來替他解危。

但Steve不是沒有見過他含著淚躲在廁所裡注射抑制劑的樣子。看起來無所謂,其實他比誰都痛恨命運吧,渴望自由卻生而受限。這樣的Bucky居然會接受Steve的標記成為他的omega,實在讓他又驚又喜。

你曾失去他,如今失而復得已是上蒼的恩賜,你還奢求些什麼?

此時,他的手機鈴聲響起,把他從亂七八糟的思緒中抽離出來。他馬上把手機拿出來查看,果然是Bruce的電話。

“喂?”

“Steve?我覺得你最好趕快過來。”

 

Steve趕到實驗室的時候就明顯感到氣氛的不對勁,他可以透過窗子看到翻倒的器材和碎落一地的玻璃,有個抱著一簍子燒杯類似實習生的人蹲在牆角瑟瑟發抖。Steve馬上衝上前去抓住他的肩膀。

“快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!”

“我剛剛幫博士送一些藥品過來,病人突然失控了,博士自己離開了,我跟本不知道怎麼辦啊……”這個可憐的孩子都急的快要哭了。Steve知道他最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,心中焦急如熱鍋上的螞蟻,馬上問道“他現在在哪裡?病人現在在哪裡?”他指著實驗室對面的一個方向說“剛剛跟Mr.Stark往那裡去了……”

Steve謝過那個實習生後讓他馬上離開,便往他說的方向趕去,他隱隱約約能聽見金屬撞擊的聲音越來越近。

當Steve繞過下一個轉角的時候,一片狼藉映入眼簾——翻覆的桌椅,凹陷碎裂的牆面,Tony一支手臂穿著鐵衣,茫然的看著來人,而Bucky披散著半長的頭髮,跪坐在房間的中央,鬆脫的病人服沿著他顫抖的肩膀滑落。Steve能聽見他小聲的咽嗚,彷彿被椎心疼痛折磨。

“Bucky?”Steve飛快得跑到他身邊,捧著他的臉強迫他正視自己”是我,是我,我在這裡。”

“Steve……”Bucky的眼眶紅腫並盈滿淚水,再看到Steve的瞬間奪眶而出,劃過他發白的臉頰,在下巴匯聚成一顆晶瑩的淚珠,他鮮紅的嘴唇微微顫動:”我都做了些什麼……”然後他抱住Steve,把臉深深的埋進他的胸膛裡,無助地哭泣起來:”我都做了些什麼啊……”他不斷的問著。他殺了人,殺了很多不該殺的人,那些畫面在他眼前湧現,當希望和生機從目標的眼中消逝,他居然感覺不到痛苦。目標死了,目標的家人死了,阻撓他的人死了,他們有很多都只是孩子,有很多是老人。他的手上沾滿了鮮血,沾滿了罪惡,把原來該有的溫度跟人性層層裹住,使他麻木不仁,這得要用多少淚水也洗不乾淨呀!

Steve什麼也沒說,只是安靜地抱著他。雖然他無法體會那份任人操控、踐踏自己信念的痛苦,但他希望能替他承擔,就算一點點也好。他任由這個高大的男人捉著自己的肩膀,浸溼他的前襟,溫熱的淚珠打在他的踏腿上,濺起小小的水花。他朝不遠處的Tony拋出一個感激的表情,而後者一邊命令Jarvis卸掉手上的鐵衣一邊不悅的用眼神責備他應該早點到達。

此時Steve感覺懷裡的重量一沉,他驚訝的發現Bucky伏在他胸前睡著了。可能是因為剛剛一翻折騰,他的睡顏很疲倦、很安穩。

"Jarvis,趕緊把這裡清一清,順便通知博士說他可以回來了。""As you wish,Sir."有一隻機械手臂湊了過來,用極為笨拙的方式把桌椅和器材放回屬於他們的位置。"所以呢?你們成功了嗎?"Steve把Bucky安置在一張沙發上,然後問。"你終於肯跟我講話啦?"Tony故作不愉快的口吻調侃從進到實驗室就一直忽視他的某人"要是沒成功你那親愛的會炸成這樣嗎?唯一不成功的是沒提醒你早點來哄他睡覺!"Steve被他說得有點不好意思了,趕緊找別的話題:"那博士呢?一直沒看見他。""Bucky失控的時候我擔心他受到刺激會發生悲劇就先讓他離開了,應該等等就會回來……噢噢~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用我的判斷力也知道Bucky他沒問題的,依他現在的狀況你馬上就能帶他回去了。"Steve原本以為博士會要求觀察Bucky的情況,聽到他馬上就能帶他回家就開心得忘了告訴Tony他沒有那個意思。Tony也沒有要留他的意思,馬上要Jarvis給他們打了台出租車,總不能讓Steve抱著一個人騎機車回去。

 

在車裡,Steve讓Bucky斜靠在自己身上,兩個人坐在寬敞的後座。夜已經深了,路燈昏暗的光一盞一盞交替在安靜的車廂哩,沒有人說話,只有Bucky平穩的呼吸聲。司機好幾次好奇的偷偷看向後視鏡,想找機會打破沉默,但怕吵醒睡夢中的客人只好作罷。此時他們路過一小片人煙稀少的林子,貌似是公園的一部份,夜方吹樹葉颯颯響,隱約有夜行蟲鳥鳴聲此起彼落。

"停車。"司機聽見後面的客人突然喊道。

"先生,我們還沒到呢!"

"我說停車。"客人的聲音焦急了起來,然後他聞到了,一股帶著危險香甜的誘人氣味,身為老手司機這種狀況他馬上明白了,於是順從的停下來。"請問要改去醫院嗎?"他轉頭問那位清醒的客人,卻對上了一雙憤怒的眼睛。

"給我出去。"Steve不明白自己生氣的理由,他就是無法忍受有其他人聞到Bucky的氣味。他甚至無法克制自己用信息速威嚇那個嚇傻了的司機,讓他連滾帶爬的下了車然後能跑多遠就跑多遠。

接下來的肉戳這裡吞個你美吞!!!!!!!!!老娘打三千多字肉容易嗎###

================今天特別歡快的分隔線君==============

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~~~~~~~~~~~┌(┌^o^)┐

對不起啊我知道我脫更了一個禮拜www

上次要更文的時候生了一場大病阿~~高燒到39.7阿嚇尿了.......

於是連續臥病在床就把更文拋腦後了......

其實我有試著寫一點阿~~只覺得我跟冬冬的表情基本上是同步的阿有沒有......痛苦的皺眉什麼的......

於是為了補償大家這裡獻上在下的觸女肉~~~整整截了九張圖阿~~~九張啊~~~三千多字啊~~~

啊啊啊自己寫的時候挺有感覺看著看著又麻痺了不知道好不好吃啊~~~

不過隱隱約約覺得我好像挺在行的阿www節操什麼的啊上次有得時候好像是三年前呢(自豪www

祝大家食用愉快啊www

评论(6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