澱粉狂熱份子

叫我魟魚
嗯?你問我?我都會幫自己的po按讚啊

【盾冬】Bad Idea 壞點子 [chapter 6]

  • abo設定,沒有懷孕/生子,暫時不會有肉

  • 渣新第一次寫文必須渣渣的

  • 官方設定是甚麼啊可以吃嗎

  • 全文走向:刀子+肉→糖+肉

  • 兩到三天一更,段考期間例外

  • 看完上面保證不打人的咱就開始吧

上回戳這裡

  Chapter6

冬日戰士仰望著眼前雄偉的建築。微冷的夜裡,聚光燈焦距在純白大理石建材上,一行金色的”史密森尼博物館”整齊的列在挑高的一樓頂端,耀眼奪目。他緊了緊包住整個頸部的黑色防風外套,跨上階梯。

為了來這裡,他在穿著上非常小心,全身包得嚴嚴實實,還刻意戴了口罩和帽子。

穿過大廳,他逕直走向有著”美國隊長特展”字樣的展區。腳步在門口稍微頓了一下,他看著裡面穿著紅藍制服的人像,然後緩緩踱步走進去。

牆上有一張老舊的黑白照片,照片裡有一個瘦弱的年輕人,半側著的肩膀顯得十分單薄,微微凹陷的稚嫩臉蛋上卻有著一雙炯炯有神的眸,他依稀能在裡面看見那個人的影子。一旁的另一張照片,一個高大的金髮男人,全身緊實的肌肉線條藏在整齊的軍制服裡還能略見一二,滿臉正氣凜然。兩人彷彿天有壤之別,但臉上有著一樣的倔強,體內住著一樣不屈的靈魂。

“Steve Rogers,來自紐約布魯克林,天生體弱多病,二戰期間曾多次志願從軍卻往往無法通過體檢……”他讀著那些牆上的文字,關於一個他陌生又熟悉的人。博物館裡的資料十分詳細,包括把原本瘦弱的Steve改造成擁有超強體能與代謝速度的完美戰士,名為重生的計畫,還有關於那些在美國各州的巡迴演出,甚至還有一張出自美國隊長之手的塗鴉,一隻在台上雜耍的猴子。他徐徐沿著參觀動線移動,故事也發展到那次納粹敵營裡驚險的救援。

當他讀到一位名叫James Buchanan Barnes的人時,他佇在原地,內心湧動久久不能平息。一塊玻璃製的面版展示在正中央,上頭被放大的面孔沒有色彩卻異常清晰。冬日戰士痴痴地望著那個人,望著他與美國隊長勾肩搭背笑容燦爛的照片。這個人是美國隊長的青梅竹馬、得力助手、還有伴侶,一旁的文字是這麼說的。

有著一樣的容顏,卻沒有一樣的記憶。

他低下頭,消化著對他而言過於龐大而沉重的信息。

密不透風的深色穿著,獨自靜止於三三兩兩的人流中,使他顯得有些突兀。

“我還是不懂,那麼多地方可以去為什麼偏偏挑一個那麼無聊的……”一個迎面而來的白人男子扭頭對懷裡的姑娘說著,一不注意撞上了玻璃面板前低著頭不動的人。”嘿!你都不看路的啊!”

Bucky抬起頭看著冒失的來人,身上帶著一股蠻橫霸道的氣味,和菸草的味道混在一起,讓他反感的皺起眉頭,轉身想要離開。

“蛤?你那個表情什麼意思?擋了老子的路還不道歉你討打呀!”不料那細小的動作被對方注意到了,用挑釁的口吻高聲說著。“親愛的別這樣,我們回去就是了嘛!”一旁的姑娘不安地看著四周察覺異樣的圍觀群眾,輕輕跩著男人的手臂。”一邊去別礙事!”男人不耐煩地揮開女人的手,一上前揪住Bucky的衣領”你倒是說說話啊!”

Bucky冷冷地看著他,然後偏頭躲過那味道不友善的氣息。很顯然,男人無法理解在那張臉上已經很多年沒有露出什麼像樣的表情,他只知道那種藐視一般的從容徹底激怒了他,於是他馬上一拳乎悠過去。

Bucky原本是想盡量不惹事生非,但多年來戰士的本能讓他全身瞬間緊繃起來,金屬的左臂閃電一般擋住飛來的拳頭。他身上這套衣服本來就是偷來的,不太合身,套在健壯的身體上已經很勉強,突然這麼大一動作,它們承受不了拉扯,從背後的縫合處撕裂開來。

然後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。

一股誘人的香甜慢慢地淹沒了所有人,上一秒還盛氣凌人準備幹架的男人現在驚訝的張大了嘴,定在原地動彈不得。

人群炸開了一陣驚呼,開始慌亂地湧動起來。雙親捂著口鼻,拉著疑惑的孩子離開,被揮到一邊的姑娘跑向男人,一邊捧著他的臉頰安撫一邊攙著他往出口的方向去,幾個面色鐵青beta瞄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Bucky一眼也快步跟上逃離的人群,不知道是誰叫了警衛,架走了還支在原地天人交戰的alpha。遠遠的,有人拿擴音器朝他喊著:"先生,你正在發情,請趕快施打抑制劑,如果沒有隨身攜帶的話請暫時待在原地不要動,警方會來援助,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?”

搞砸了,Bucky這麼想著,他絕對不能落入警察手裡,然而他已經聽到有警笛的聲音正在靠近。他仰起頭來,他所在的地方並沒有窗戶,但是有一些空調的管線。他後退幾步,助跑後高高躍起,爬到管線的頂端。

“先生,請待在原地不要移動!”,Bucky無視對著他大喊的警衛,沿著管線快速攀爬起來。

“目標不受控制!請求支援!”

幾輛警車圍在博物館門口,卻遲遲等不到目標出現。

“在那裡!”突然有人大喊,指著通風口附近牆面上的突起。果然,一個漆黑的身影躲在陰影裡,像建築物後方逃去。現場所有的麻醉槍都指向那裡,但他的速度實在是太了。就在他快要消失在視野內時,一聲槍響,目標跌進一旁的草叢裡。

“目標完成。”一位穿著警察制服,一頭紅髮的美麗女人對著別在衣領上的麥克風說著。”這個是為了比基尼啊!”關掉麥克風後,她小聲的呢喃著。

 

Steve跨坐在機車上,火速朝史密森尼博物館的方向前進。此時,他的手機響了。

“嘿!Steve!”

“Natasha?我以為你已經離開紐約了!話說你怎麼會用Bruce實驗室的電話打給我?”

“先別問嘛,你猜猜我給你準備了什麼禮物?”

“噢天啊,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,沒時間陪你胡鬧好嗎?”

“那如果我說,你所謂很重要的事——或者說很重要的人——就在我這裡呢?”

Steve按住手裡的剎車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別緊張Steve,我沒打算對他怎樣啦!”想像電話另一頭慌亂的神色讓她欲罷不能”這裡還有很多驚喜等著你呢!過來吧!”

他無奈地搖搖頭,調轉方向朝復仇者大廈疾駛而去。

“啊!對了!別忘了叫上……..咦?掛了嗎?”

 

同時,在剛從危機恢復平靜的博物館外,一個黑人男子對著顯示"通話中”的手機皺皺眉,終於放棄等待收進口袋裡,走向還留在階梯上寥寥幾位警察。”嘿,所以那個人呢?”他聽見他們的對話”不是被一位紅髮的警官帶走了嘛!””紅髮?沒有這號人啊?”

 

Steve對著身穿警察制服的Natasha揚起一邊的眉毛”警察?認真的?”他的話招來一計白眼”就是套衣服罷了…….”

兩人在交談的同時抵達Bruce的實驗室,已經有幾個人等在那兒。

”Bruce!沒想到你還在這裡!”

”噢Steve,好久不見了!”Bruce把目光暫時從玻璃窗上移開”畢竟Tony也還在啊!”

一個人端著馬克杯從側門走了進來”Hey cap!剛剛有人提到我嗎?”

一旁的角落還有個人完全插不上話,只是繼續揣著他的弓,一臉狐疑地看向警裝的Natasha。

“所以…….他現在如何?”與老友的寒暄結束後,Steve隔著一層玻璃望著病床上的人。

“我們在他體內發現了濃度異常的激素,效果十分簡單明瞭,想必你也體會過了,就是讓信息速大量分泌,無論他是否進入發情期。”Bruce向Steve解釋著”也許他們認為這足夠影響你。”

不管這是誰的詭計,他確實讓我吃盡了苦頭。Steve回想著那天太空戰艦上的遭遇。”我現在能進去看看他嗎?”

“那些異常的激素已經被我抑制住了,麻醉的藥效也在退,他隨時可能會醒來。剛剛Tony檢查過他的手臂,沒什麼危險性,不過我勸你還是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Steve沒有答話,只是感激地拍拍Bruce的肩膀,開門走進Bucky所在的隔間。

“我可不想看這個。”Tony聳聳肩,端著杯子率先離開實驗室。其餘的人對看了幾眼,也都默契地跟著離開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分隔線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突然發現這顆雪球滾得比我想像中的大阿(=益="

本來目測這幾章就能有肉了不過依這節奏還得再鋪啊(瀑布汗

開始有種脫了韁繩的感腳.......

哇嗚這章我竟然弄了四個多小時啊

嘛嘛~~既然放假就更長一點唄~~不過接下來應該會先把我腦子裡一些洞補起來,一些條漫什麼的.........

話說總覺得寫文時圖力特別強撸圖時文力特別強的是只有我一個嗎(;w;

评论(4)

热度(18)